•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风土人情

如何弄 丢一 个国 家 —— 巴勒 斯坦 民族 赞歌

时间:2017-8-29 16:49:21  作者:佚名  来源:国粹网  浏览:69  评论:0
内容摘要:最近恰巧是以色列建国60周年,《战争史研究》应景地刊登了以色列建国史。也就是犹太移民从我国舆论所同情、喜爱,并多次遮遮掩掩地为其鸣不平的巴勒斯坦人手中夺取土地并建立犹太国家的历史。 看了这段历史,我的感觉是,以色列国之所以得以建立并繁盛至今,除了因为犹太人确实是个才华横溢坚忍不拔...
最近恰巧是以色列建国60周年,《战争史研究》应景地刊登了以色列建国史。也就是犹太移民从我国舆论所同情、喜爱,并多次遮遮掩掩地为其鸣不平的巴勒斯坦人手中夺取土地并建立犹太国家的历史。
   
看了这段历史,我的感觉是,以色列国之所以得以建立并繁盛至今,除了因为犹太人确实是个才华横溢坚忍不拔的优秀民族外,“可怜”的巴勒斯坦人那种让人震惊的愚昧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他们作为巴勒斯坦的“无可争议的主人”,纯粹是因为过于愚笨而丢掉了全部的砝码,落得个无家可归的倒霉下场。
   
总结起来嘛,可以将孔老夫子的原话掰开两半说:以色列人是“其智可及也”,而巴勒斯坦人则是“其愚不可及也”了——犹太人聪明也是有限度的,主要是你巴勒斯坦人愚蠢到无边无际的地步啊。
 
 公元前586年,犹太国首都耶路撒冷为新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的军队所攻陷,犹太民族开始了历史上第二次的民族大流亡,这一次持续了超过2000年。等到陷入穆斯林海洋的耶路撒冷再次出现犹太族移民,已经是公元1880年了。
  
在这2000多年的流浪中,犹太人对圣地的情况实际上是一无所知。因此当他们再次站在大卫王所建筑的古老城墙下时,惊讶地发现古代犹太国的领土已经住满了主要从事农业、文盲率超过99%的阿拉伯民族——巴勒斯坦人。

19世纪末的巴勒斯坦不再是犹太教经典中描述的充满牛奶与蜂蜜的土地(事实上自古就不是)。那里的土壤是荒芜的,巴勒斯坦农民只能成功开垦其中的一小部分。每年有8个月时间决不下雨,而好容易在冬天到来的雨水则将表土从寸草不生的地面上冲洗掉,造成坚硬得像城墙的荒地和常人难以涉足的沼泽。奥斯曼帝国将巴勒斯坦压榨得如此贫穷,那里没有任何商业、工业和公共设施,只有出产稀薄的农业和饿得半死的穆斯林农民。
 
 回到圣地的犹太人都是什么人呢?这个民族已经有上千年没有种过地,他们都是出色的商人、高利贷者(现在叫银行家)、艺术家、大学教授、律师和军官。他们以高得令人发指的价格从巴勒斯坦地主手中买下根本什么价值都没有的沼泽和荒漠,并在上面安家立户,排干积水,改良土壤,修建水渠,建立称为“基布兹”的社会主义农场(和我国的社会主义绝对不是一回事)。大量被巴勒斯坦人在上千年时间内看作无法耕种的土地,在十余年时间内变成了富得流油的农场与柑橘园。1909年,第一个犹太人城市建立,名叫特拉维夫。
 
 犹太人的到来,对巴勒斯坦人意味着什么?平心而论,几乎每个巴勒斯坦阶层都从犹太人的到来中拿到了不菲的好处。
 
犹太移民购买的土地,绝大部分是“无法耕种”的荒地。耕地只占所有购入土地的三分之一,相当于巴勒斯坦耕地总量的4%。由于耕地上原本的佃农将因土地易主而失业,犹太人在向地主支付土地出让金之余也向这些佃农提供了高额补偿。

 由于犹太移民中从事农业的尚是少数,富裕的犹太城市居民显著地拉高了农业产品的价格,使占据95%耕地巴勒斯坦农民得到了最大的收益。由于犹太居民成了新的纳税大户,巴勒斯坦人的税收负担也得到了减轻。犹太人建立起来的高水平的医疗体系也顺带提高了巴勒斯坦人的平均寿命和出生率。如果巴勒斯坦人还有点常识的话,他们对犹太移民应该是持欢迎态度的。
 
 真正从一开始便看不惯犹太移民的,是所谓的既得利益集团——阿拉伯地主和穆斯林神棍。犹太人带来的市场经济和社会主义理念(再次声明与中国的社会主义无关)威胁到他们的地位,犹太人社区的繁荣让他们眼红。再加上不知进取的阿拉伯人人口飞速增长坐吃山空,这些既得利益者将底层人民所受的痛苦一律归罪于犹太移民,煽动民族主义情绪,鼓励仇恨与暴力袭击,号召全民抵制——这些招数拿来煽动文盲,永远都是这么有效。
 
于是自1920年代开始,巴勒斯坦地区的排犹活动就一浪高过一浪了。阿拉伯人采取无差别攻击的恐怖主义战术,专挑毫无防范的教堂、医院、校车、农庄下手。先屠平民,再抢财物,然后一把火烧光。日本帝国主义的唯一创意,就是为这种古老战术加了个“三光”的贴切名称而已。这种三天两头恐怖袭击的日子持续了十几年。
 
 
 
在这些乱纷纷的恐怖袭击背后,一个显赫的人名若隐若现。此人名叫穆罕默德·阿明·候塞尼,出身名门望族,1920年代开始担任耶路撒冷的大穆夫提(译成中文,叫耶路撒冷市穆斯林党委第一书记)。此人组织了“阿拉伯最高委员会”,巴勒斯坦各地犹如雨后蘑菇一般冒出了无数“支部”。背地里发动恐怖袭击、煽动民族仇恨之余,他还义正词严地要求禁止犹太人向巴勒斯坦移民,犹太人资本家停止剥削阿拉伯工人,还宣布要举行全境总罢工。太令人惊讶了,这个穆斯林用的竟然全是共产党的招式!
 
 直到这个阶段,我们仍旧应当认为巴勒斯坦人的战略虽然龌龊,但却是有效的。

首先,所谓师出有名,以候塞尼为首的阿拉伯大地主不断向外渲染巴勒斯坦农民的凄惨处境(虽然不是犹太人的错,但他们确实很凄惨),博得了国际社会的不少同情,尤其是阿拉伯世界一面倒的强力支持。要知道伊斯兰教现在已经成为世界第一大宗教,在20~30年代也是世界第二(如果共产党也是宗教,八成排不到前三名)。穆斯林之间超越国界的阶级友谊,为巴勒斯坦人换来了与其行为颇不相称的良好国际舆论环境。
   
其次,候塞尼对犹太人的妖魔化愚民宣传也是卓有成效的。虽然未必骗得了西方大国,但巴勒斯坦愤青们却因此无限自豪地团结在伟大的阿明·候塞尼总书记(应该叫穆夫提)周围。不论候书记叫他们干什么伤天害理毫无人性的可怖行为,在这些穆斯林文盲看来都是穆罕默德和阿拉他老人家的最高指示,理应毫不犹豫地予以执行。可以说,候塞尼的一颗红心两手准备——对外博取同情、对内血腥屠戮,直到1930年代早期都仍是成效卓著的。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犹太人虽然有自卫的武装组织,但在冲突中却保持了克制,以致阿拉伯暴徒发现自己每次的对手都是大呼小叫的英国警察(一战以后巴勒斯坦由英国委任统治),而非想象中的犹太资本家。如果犹太人真的有候塞尼宣传得那么可恶,一连十几年却只有犹太人单方面被杀就太说不过去了。尤其是1933年希特勒上台,欧洲反犹浪潮甚嚣尘上,巴勒斯坦的犹太人口陡然大增,在不少地区已经超过阿拉伯人,阿明·候塞尼觉得他的政治阴谋应该进入下一个阶段了。
 
 为了挑逗犹太人还击,小规模的恐怖活动升级为连续不断的军事袭击,甚至有来自伊拉克的军事顾问参与其中。与此同时,就如同一切施行暴政的独裁者一样,候塞尼开始处决持不同政见的穆斯林,甚至为此成立了暗杀小组。在十几年的暴力冲突中丧生的数千穆斯林中,有四分之一死于候塞尼的政治清洗。
 
 这下可真是狗屁倒灶,候塞尼发现十余年来建立起的良好舆论环境飞一般地离他而去了——几乎所有中东其他国家的阿拉伯领袖都露出一脸鄙夷的表情呼吁他立刻停止杀戮,不论是杀犹太人还是穆斯林。
 
 与此同时,英国委任占领当局也受够了。此时已经是风云变幻的1938,世界大战的阴云低垂。在这个敏感的时间段,在英国海外领土上发生攻击英国委任当局的大规模暴乱,而带头的阿明·候塞尼,其亲纳粹倾向路人皆知
……
大英帝国的某一根神经就这样断为两截。两个英国步兵师立刻从埃及调往巴勒斯坦,一个由英国前任印度事务大臣皮尔伯爵带领的调查团也已经启程,期待找出解决巴勒斯坦问题的途经。
  
如果说阿明·候塞尼挑了个最差的时机掀起大规模暴乱并为了清除异己而失去阿拉伯世界的支持只是被暴怒蒙蔽了双眼,那么他对待那个英国调查团的态度则足以证明此人除了一股很劲,能活动的脑细胞极度紧缺。

 正在全力防范纳粹德国的英国无法对巴勒斯坦投入过多力量,采取的是妥协的态度。皮尔伯爵的调查团,就是为了倾听阿拉伯人倾诉他们的疾苦,了解犹太移民对巴勒斯坦造成的负面影响,并试图找出解决之道——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强行限制犹太移民流入的数量。这岂非正是候塞尼之流所期待的吗?但这个英名神武的大穆夫提却下达死命令,抵制这个帝国主义调查团!
 
 这就相当于你拦着法院院长的轿子不断喊冤,将法院院长逼到无可奈何的分上这才勉强给你立案。结果等到开庭的日子,被告都坐在被告席上了,你这原告却打死也不肯上法庭作出指控
……
这种情况叫法官怎么办?只好当作撤诉处理。
   
如果候塞尼能在他那小脑袋之中找回一丝理智,能够施展毛泽东在延安窑洞里挑逗史沫特莱和埃德加·斯诺的十分之一的手段,天知道俩月后英国会不会也出版一本脍炙人口的《红星照耀耶路撒冷》?(错了,是新月照耀耶路撒冷。)
 
 本来打算倾听阿拉伯人倾诉的调查团发现只有犹太人乐意跟他们说话,他们仅有的三个月时间只好化在参观繁荣的犹太人定居点上了。直到邻国的阿拉伯君主们实在看不下去这种愚蠢的“斗争策略”,候塞尼才在调查团启程回国的前夕简单地陈述了一下自己的观点。
 
 调查团建议将犹太人已经花钱买去的土地划为一个细小的犹太国家,而除耶路撒冷以外的巴勒斯坦结束英国委任统治,并入穆斯林国家约旦。这个建议符合所有犹太人和阿拉伯人的利益,唯一的坏处就是让阿明·候塞尼做不成巴勒斯坦国王……

于是候塞尼的回答,是更加变本加厉的屠杀和暴乱。此时已经是二次大战的前夕,巴勒斯坦位于中东通向印度的交通要道,同时也是伊拉克和波斯石油管道的交汇之地。英国再也忍受不了这种后院起火的日子,遂允许犹太人武装自卫。犹太人自己的警察部队组建起来了,英国派出了优秀的军士顾问。这支部队中,有着依戈尔· 阿隆、摩西·达扬、伊扎克·拉宾等即将震动天下的名字。仅仅几个月时间,阿明·候塞尼所仰赖的那批忠心耿耿的愤青恐怖分子,就被全部击溃了。
 
 从此直到以色列立国,巴勒斯坦人再也未能形成值得一提的政治力量。二战结束后,以色列独立斗争的对象变成了英国人、伊拉克人、埃及人和约旦人。再也没有巴勒斯坦人什么事了。
 
 至于我们可爱的阿明·候塞尼,他在二战期间毫不令人意外地流亡德国。在那里,他与纳粹党中那些响亮的名字们相谈甚欢,对于纳粹的种族灭绝政策多有贡献。大战后期,候塞尼协助纳粹德国组建了一个主要由亲纳粹穆斯林组成的党卫队山地师。战后,他在以色列特务机关的刺杀威胁下渡过了最后一段流亡生活。至于他竭尽那点可笑的才智梦寐以求的耶路撒冷哈里发宝座,只好留作半夜自慰时的佐料了。

有趣的是,我们看到直到今时今日,巴勒斯坦人仍旧不能吸取祖辈闹那么多国际笑话才得到的教训。他们近日的斗争策略,照样是近百年前早已用滥了的老旧招数。一面对外蓄起两泡辛酸的泪眼,以求能获CCTV这种低劣的媒体在体育消息前施舍一点廉价的同情;一面曲解古老和平的宗教,派出脑残的自杀炸弹去威胁无辜的平民。可惜他们今天面对的却早已不是坐等英国警察救援的不堪一击的集体农庄,而是世界一流的强大空军和火力可怖的炮艇直升机。愚不可及的巴勒斯坦人,至今仍以他们可笑而凄凉的失败,佐证着知识与民主的不可战胜的力量。
 
 

相关评论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liuwujie0815@163.com 国粹网  www.yygc.org 

国粹网QQ:2040316088

 

京ICP备15020845